政府提倡新经济 “网红经济”正是一种新经济

jj

 

以往的创业模式,是先建立商业模式再打品牌,如今的个人IP是把品牌作为一门生意,随后再构建其商业盈利模式。

在走红近两月后,papi酱以贴片广告获得了首笔商业营收,广告位置位于papi酱节目之后的彩蛋部分。广告的发布时间是在今年5月21日之后的任意一周的星期一,具体时间可以广告主确定,发布次数为1次。

尽管对于这次拍卖广告,业界看法各异,但不能否认的是,papi酱完成了网红界的第一次公开商业价值变现,并彻底引爆了公共话语圈关于网红经济的讨论。个人网红从此告别了偷偷摸摸的商业转化,正式宣告网红成为了一个新的产业方向。

其实在papi酱之前的web2.0时代,以内容创业的个人网红就已悄然在80、90后中崛起。初代网红其实早在七八年前就以亚文化的形式捕获了年轻人的眼球。随后他们通过更为专业的视频拍摄一步步进驻电影等多个领域。如今随着他们受众群体成长为主流消费群体,他们也已然成为影视圈的明星。

如今的papi酱,其实与他们并没有本质的差别。只不过她以更为令人瞩目的形式,将其商业转化的过程呈现在大众面前。

这已经是一个不容易怀才不遇的时代,通过互联网传播,个人价值正在逐渐可以以精确到小数点的金钱和点击率来衡量。个人意见领袖正在与个人IP紧密结合,从而形成生态化的产业链,过去的大众明星正在逐渐为这样的意见领袖所替代——她们更亲民、更屌丝、能够理解大众的喜怒哀乐。

而且,个人IP的崛起,很有可能还意味着对于商业模式本身的改造、甚至生态链条的逆转。以往的创业模式,是先建立商业模式再打品牌,如今的个人IP是把品牌作为一门生意,随后再构建其商业盈利模式。这样的模式,papi酱其实也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一些“段子手”们商业转化早就在公共话语圈之外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Papi酱更像是把以往存在于亚文化中的商业模式曝光在主流话语面前。

今年两会期间,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到新经济。应该说,网红经济是符合新经济发展思路的。网红经济事实上是使得小微企业进一步细化到个人品牌,并蕴藏着结合文化、零售等第三产业的可能性。

除了papi酱和段子手们的网红模式,一些“网红店主”也成功把微博粉丝转化成了自己的电商买家。

当然,对于papi酱未来的内容与广告结合的模式究竟能走多远,还要根据其能否保持商业化之前的水准而定。而且,她确实也面临着来自大众、却因为过度曝光的商业模式而脱离大众的困境。但无论papi酱未来的成败,她目前已经成功:将网红经济定义为全新的产业,让个人创业者相信金子总是会发光,使资本成为衡量个人才华的天平。

因此,对于网络经济,政府和社会不妨多一些宽容和理解,多一些观察和耐心。尽管在内容领域,她的内容可持续性还面临着变数;但在投资领域,“papi酱”们或许意味着下一个经济的风口。

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